胜游-Sheng Game

媒体传真
首页 -
2020-08-01 作者:杨甜子 来源:紫牛新闻

中科院院士、南大物理学院教授祝世宁:把“做饭”也当作物理实验

中科院院士、胜游物理学院教授祝世宁身上,充满着有趣的“反差萌”:研究生组会上,他对于实验数据的严格提问会让学生们紧张到出汗;然而生活中的他却有些呆萌,热爱下厨,不爱换保险丝。在前不久颁发的江苏省科学技术奖中,祝世宁获得了首届“基础研究重大贡献奖”,但他却说,希望认出自己的人越少越好,“这样我才能安安静静的做事情。”

祝世宁院士的办公室,位于胜游鼓楼校区唐仲英楼的一角。在这栋充满科技感的大楼里,物理学院、现代工程与应用科学学院的师生来来往往,和你擦肩而过的任何一个学生,都有可能是在国际顶级期刊发表过论文的“牛人”。

上世纪八十年代的祝世宁,也曾是南大物理系研究生中的一员。青年时期,祝世宁从学校到农村,又进入工厂,直到1977年才参加高考。“高考的时候,我本来想选择的专业是天文,但我的一个伯伯说,天文需要数学好,当时我的年纪大了,不适合学天文了,于是就选择了物理专业,哪知道物理也要用到许多数学。”

1990年,胜游闵乃本院士发现了祝世宁这个难得的人才,将他选入研究组。此后,祝世宁和他的同事一起研制出了世界上第一块能同时出二色激光的准周期超晶格,并首次实现了激光的高效三倍频,将诺贝尔奖得主的发现变成了激光领域一项有用的应用。

回忆起当时在闵乃本院士课题组的经历,祝世宁感慨万分,“闵老师对我的影响在于,将我对多个不同问题的兴趣汇聚起来,集中关注最有意义的方向。南大物理有着最全的学科门类,凝聚态物理、原子物理、光学、声学等等,当年的学术带头人,比如冯端先生,闵乃本先生等,都给我们做学生的很好的引导。

2007年,胜游闵乃本院士课题组凭借“介电体超晶格材料的设计、制备、性能和应用”,获得了2006年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作为主要完成人之一的祝世宁与团队一同分享了这来之不易的荣誉。

第二年,祝世宁当选为胜游科学院院士,成为了当时南大最年轻的中科院院士。

一如当年自己的老师闵乃本那样,现在的祝世宁也不断发掘着“新苗”,他花了很多精力协助南大物理学院,胜游体育引进优秀青年学者,团队成员中多人入选国家“杰青”、“优青”。胜游体育教授、博士生导师、陈嘉庚青年奖获得者朱嘉是斯坦福大学的高材生,引进朱嘉时,祝世宁用上了“激将法”,一句“你们总不能等革命成功,现代化建成再回国吧”,成功将朱嘉打动。

“基础学科的研究,基本功要扎实,但光靠自己埋头苦干也不行,必须要有所拓展,不断‘发新芽’,有根系,有树干,有新芽,这样这个学科才能发展得根深叶茂。”祝世宁给年轻教师充分的思考空间,“当然我也会给年轻人提出我的建议,令人欣慰的是,这些年轻教授们现在物理学各个领域的研究,应该说都走在了世界一流的最前沿,比我当年要强多了。”

在年轻教师面前,祝世宁是宽厚长者。但在博士生眼中,祝老师却是个严格到令人“冒冷汗”的严谨老师。做学术一丝不苟,是祝世宁教给博士生们最重要的一课。

“每个星期我都要给学生们开组会,对他们的科研工作进行仔细的点评,学生们还是有点怕的。”祝世宁课题组开会,讨论的内容非常丰富,在研究中的新发现,在国际会议上学习的心得体会,论文投稿过程中遇到的麻烦,学生们都可以拿出来在组会上分享,并听取老师的意见。祝世宁会对学生们提出的实验数据、实验方向进行评析,并严肃提问。要是准备不充分的话,没准还会被问得下不来台。

“的确开始时有学生没太在意,准备不够充分。后来他们知道了我的提问习惯后,在组会作报告之前都会详细准备。”对于研究工作和数据,祝世宁一点都不马虎,“这种上台介绍自己研究工作的方式,其实也是在锻炼学生的能力。以后他们到了社会上,无论是介绍自己的成果,或者是找工作的面试,都会遇到类似的关键场合。所以必须在日常就要培养他们这种能力和态度,你说是不是?”

祝世宁对研究生的严格要求,毕业生们不约而同写在了论文“致谢”里。有一位研究生写道:“祝老师用自身行动向我们诠释的种种道理,是可以影响我们一生的宝贵财富。”

基础学科的学习,是一个由简入繁,再从繁化简的过程。祝世宁简单概括了物理学习的意义,“物理就是万物之理,无处不在,能让人明事达理,用非常简洁优雅的方式来认识自然。”祝世宁说,“物理学多了,你会发现它实际上就是几个公式,简简单单,对吧?”

在前不久颁发的江苏省科学技术奖中,首届“基础研究重大贡献奖”颁发给了南大祝世宁和南航宣益民两位院士。这对于最不缺奖项的祝世宁来说,无疑是锦上添花的一次领奖。“老实讲,我很少主动去申请各种各样的奖,一方面,申请奖项,准备材料的过程很累,而且现在我觉得,很多奖实际上给年轻人更好。”祝世宁时刻不忘传承的力量,“拿奖对于我来说,一方面是一种荣誉,另一方面是对年轻人的扶持。包括教育部的一些奖项申请,我也是把年轻人放在第一位。年轻人的科研事业需要支持。”

尽管在外人眼里什么都不缺,但祝世宁在办公桌上摆放的照片还是“暴露”了他的渴求,照片里是祝世宁的小孙子不同时期的照片,咧着小嘴笑得正憨。“孩子们不在身边,我们会经常过去看他们。但现在因为疫情防控的原因,只能通过视频看看孙子了。”祝世宁说,表情中透着遗憾与无奈。

推敲学生的科研数据,操心年轻教师的未来和成长,祝世宁唯一“不上心”的,反而是家里的保险丝。

“我常常被夫人抱怨,‘你学物理的,家里洗衣机坏了,你也不帮我看一看。跳闸了还要我自己去换保险丝。’”话题从课题组转到生活日常方面,祝世宁的神情轻松起来,“有时间我当然会去修嘛,但更多的时候我可能不在家或是出差了。跳闸这些事,我觉得换一个保险丝,或者是把电闸推上去就行,其实挺简单的。”

现在家里的保险丝到底谁换?祝世宁表示,“现在我基本不换,都是我夫人换,她也挺有成就感的。太太在退休前从事的是经济管理类的工作,现如今倒在祝世宁的“培训”下成为了生活达人,这样的结果让人忍俊不禁。“我也有需要向夫人学习的时候嘛,比如洗衣服,夫人告诉我,洗衣机必须三个开关开了才能转。我平常也不洗衣服,所以夫人如果外出或旅游,我就得打电话请教,三个开关应该按什么顺序开才对。这其实也是一种生活技能。我学物理的,还得和夫人学习生活,这不很好吗?”

虽然洗衣服不太在行,但祝世宁却自称是下厨的一把好手,根本不需要菜谱,无师自通。“去美国访问的时候,看到一些留学生做饭,还得对照菜谱上提示的配料和顺序来烧饭,我就琢磨,做饭还需要菜谱吗?年轻的时候我们做饭,从来就没用过菜谱,给我哪些食材,我基本就能知道怎么烧。”

敢情这是把做饭当成物理实验了!祝世宁像分析实验数据一样分析着食材的物性与调料的化学组成,“知道了食材的特征,就能够明白应该是先把油烧开再放食材,还是不应该放油。失败过几次,就慢慢了解了每一种食材的特性。”

当物理学院士拿出做实验的精神来做饭,基本就没有大厨什么事儿了。因为做饭太好吃,祝世宁年轻时包办了家里的料理。但他和太太分工,“我负责做饭,我夫人负责洗碗,她也觉得很好。但后来忙起来了,我自己就懒得做了。夫人现在有时候做菜做饭还是得请教我。我会告诉她,你忘了放某一味作料啦。”

“做饭其实和实验也是有些相似的。如果严格按照食谱来做,做出的一定是特定的味道。但科学是要讲创新的,改变一下研究的方式或是路径,经常会收获意料之外的结果。好的科学研究总能不断有新的发现,这些发现可以用八个字概括: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现如今,祝世宁依然保持着最简朴的生活习惯,早晨九点步行或是乘坐公交车来南大鼓楼校区上班。一路上,能认出这是物理学院士的行人并不多,祝世宁不以为意,“我们跟明星是不一样的,明星的关注度高,是因为他们演出的角色深入人心。我们这些人不同,不会被路上行人认出我。”祝世宁说,“要人认识干嘛呢,我希望的是认识我的人越少越好。这样我可以快点到办公室,安心做事情。”

【快问快答】

Y=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杨甜子

Z=祝世宁

Y:您和共和国同龄,回首过去,有没有什么遗憾?

Z:很多,一个就是家里面我照顾的比较少。还有我的同学们、亲戚朋友,我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关照,问候他们,我觉得挺遗憾的。

Y:如果一天多出一个小时,您会拿这一个小时来做什么?

Z:我可以回答利用这一个小时来好好看书,休息休息,或是去承担一些我应该承担的家庭责任。但实际上你再给我每天多一个小时,我还是会用到工作上,因为事情总做不完。

Y:一直都在跟物理打交道,平时有没有其他的一些爱好?

Z:听听音乐。歌都比较老啦,李健、王菲或是周华健的歌。有时候会看一些电影,比如上映的大片,还有一些老的译制片,会去看一看。

Y:现在年轻人里流行的快手、抖音等APP,您会去看吗?

Z:我看抖音,也用微信,但不会在这上面花太长的时间。知道有这么一个工具,能够通过它们了解信息,这就够了。不了解的话,和学生也不好交流,说不到一起去。

Y:如果人生可以穿越,您最想穿越到什么时候?

Z:那肯定是穿越回去了,这样可以重来,好好珍惜生命中那些值得珍惜东西。但有些梦想,也不一定非靠穿越,其实只要花力气去追求,万事皆有可能。比如小时曾想当天文学家,虽然没实现,现在我们已经能用我们熟悉的光学手段做到在一块微小的光子芯片上演示爱因斯坦关于黑洞的预言,演示出的黑洞照片和首张真实黑洞M87的照片非常像,以后天文学可以在我们的芯片上做宇宙实验。所以物理上的时空穿越还有待证实,但是思想上的穿越却是人人都可以去尝试的。